Honey (2012)


W9.jpg

畫這愊畫的時候患了重感冒,急着要完成猛畫。可是畫不好。花朵盛放但氣息枯燥.

那時候是真君誕,就和老朋友去了戲棚湊熱鬧,買小吃.其中吃了個甜香餅。讓我突然想通了原來畫面裡缺乏了蜜糖。我把蜜糖色注入畫面,還加入了珊瑚色。用吃甜品的感覺畫畫,一邊喝自家製菊花茶.畫是這樣完成的。 很多朋友對這幅作品有不同感覺。我相信人在低潮裡都希望事情會變得更好,要堅持自己保護自己的小信念.需要多一點的陶醉。我經常畫小鹿,小鹿代表心靈與信念。畫作中小鹿與人互相依靠,卻有一點淡然的距離.閉上眼,深深的維繫着。這幅畫對我來說有個特別意義,是平衡。


Featured Posts
Recent Posts